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麻雀阁 >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> 第40章 报恩(PK中)
  “爹,你真是好爹。”麻敏儿马上送上小马屁,在封建社会,他爹作为男人,开口不是让女儿学做饭,而是说自己学,真是疼孩子疼到骨头里了。

  “你呀,别的没看你长进,这拍马屁的本事倒是不小。”麻齐风被女儿夸得不好意思。

  “嘻嘻,爹,你没让女儿学做饭,女儿感激,一激动,当然要夸爹一句了。”

  麻齐风又喜又愁,拎着麻袋进屋了。

  麻敏儿站在门口没动,“爹,屋子只有两间,没煮饭的地方,要不我们在外面垒个土灶?”

  把麻袋放好,麻齐风转身又出来,点头:“要垒,可爹不会,请人又要花钱……”

  “爹,要不我们先自己试着垒,要是不行,再请人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“行,要是自己垒的好,就省一笔钱了,要是不好,请一次,以后爹也会了。”

  “那就这么办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爹,我跟一起。”麻大郎高兴的说。

  “我也一起。”麻三郎举起小手,一脸兴奋。

  “爹,我也要帮你。”小悦儿糯声细声,像个小大人似的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麻敏儿被兄弟妹妹的可爱逗乐了,笑得前俯后仰,即使流放、荒年,只要一家人团结,还有什么度不过呢,她相信人定胜天。

  申猴儿高兴的回到家里,刚进门,就被他娘的条笤打得没头没脸,“我让你赌,让你赌……”

  “娘……我再也不敢了。”申猴儿抱头躲避老娘的条笤。

  “不敢,你那回不说这话,可你怎么做的……”申母气得越发打得厉害了。

  “娘……”

  ……

  申家天井内,鸡飞狗跳,打到最后,申母实在没力气了,一屁股坐在台阶上,大哭,“老头子,你咋不把我带走,让我为你们申家做牛做马一辈子就算了,临老了还遭这罪,我苦啊……苦啊……”一把鼻涕一把泪,真是伤心极了!

  申猴儿耷着脑袋坐在边上陪着老母,直到天抹黑,申母才缓过神来,“我们得报恩。”

  “娘,我知道,刚才我逼林贵叔卖糙面给恩人。”

  “啪……”申母手中的条笤唰一下就打过去。

  “娘,你干嘛?”申猴儿疼得哇哇叫。

  “干嘛,这能叫报恩吗?”

  “娘,那怎么报?”

  麻家五口人开始找土块或是石子,准备垒土灶,一直忙活到天抹黑,土块石子堆了一堆。

  “应当够了吧。”麻三郎抹着一头汗说道。

  麻敏儿暗暗耸了一下肩,小家伙拿的土块,能用的没几个,不过没打消他的积极性,微微一笑,“应当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哦,太好了,那爹,我们什么时候能垒好灶烧上饭?”麻三郎仰着小脸,一脸期待。

  “……”麻齐风回答不出。

  到是麻敏儿有点谱,她曾野营过,弄过土灶,只要有力气,倒是简单,突然意识到一个大大的问题:“就算今晚垒好,怕也吃不上饭。”

  “二姐,为何?”

  “一没铁锅,二没水。”

  “还真是……”麻大郎显得很沮丧。

  麻齐风朝镇上看过去,“爹马上去井边排队等,要是能排上,明天上午应当能打到水。”

  只能这样了,麻敏儿进茅屋,拿出在路上捡的家什——水瓢和破瓦罐,“爹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  “不用了,敏儿,你在家带悦儿休息,大郎你带三郎早点睡,爹去就行了。”

  “爹……”几个孩子齐齐呼道。

  麻齐风伸手挨个摸了摸他们的头:“别担心,云水镇很太平,爹就是去排队等水。”

  几个孩子乖巧的点点头,“爹,你一等到水就回来休息。”

  “嗯,爹知道了!”

  麻齐风接过大女儿手中的瓢罐,刚转身,差点跟人撞上。

  “对……对不住了,麻老爷。”

  “怎么是你?”

  是啊,怎么会是他,麻敏儿感觉奇怪,下午这个木匠不是帮爹送过麻袋了嘛,难道他也想我们家的粮,白天没机会动手,晚上来抢?

  不知为何,想到他是木匠,麻敏儿不自觉的抬头看天,今天月色跟昨夜一样,朦朦胧胧,星光并不如自己刚才穿过来那几天明亮,难道真要干雨?

  麻敏儿还不知道,今天下午,她睡了一觉错过了很多,醒来时迷乎乎,也没留意周围人说话,包适麻家那兄弟二人的问话,也没细想。

  “麻……麻老爷……”申猴儿低头哈腰陪着笑。

  “申家阿哥,你这是……”麻齐风不知道这人深更半夜过来,画风怎么变成这样。

  “麻老爷——”

  “我不是什么老爷。”

  “麻……麻兄弟,我要报答你帮我赢回铺子的恩情。”

  “举手之劳,何足持齿。”

  “不不,麻兄弟,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恩情,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,我一定要报答你。”申猴儿也不等麻齐说话,转身就朝茅屋内走。

  里里外外看了一圈,暗道,娘说得没错,他们还真是什么都缺,这正是我们报恩的机会,转头说道:“麻大哥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说完,也不管麻齐风什么反应,转身就走。

  麻敏儿小脑袋跟着他的身影转了几圈,见他走人,想也不想,脱口而出:“申叔,能不能借点木头、木板给我家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不光申猴儿听到这话感到纳闷吃惊,麻家其他人也愣住了,她要这些做什么?

  麻敏儿微笑道:“天若下雨,我家茅屋吃不住,我想用木头排挤成结实的墙体,然后地面是泥,一下雨肯定泥泞,用木板铺上,就干干净净啦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申猴儿已经打听到麻齐风是京城来的流放犯,曾经大富大贵过,听到他们要用木板铺地,虽然瞬间觉得很奢侈,不过想想也情有可原,富贵人嘛。

  “放心,申叔,等我们有钱了,这些钱一分不少的还给你。”麻敏儿一本正径的说道。

  “不要还,不要还……”正好给自己机会报恩呢,那能让她还,“我知道了,明天就给你办!”说完小跑着走了。

  麻齐风转过头:“敏儿……”

  “爹,等我们以后赚到钱了还给他。”

  原来女儿一直想要木头是嫌弃茅屋,用木头做墙、铺地板,确实干净整齐,好吧,那就这样吧,麻齐风点点头,“你们赶紧回屋睡觉,爹去等水了。”

  “好!”兄弟姐妹一起进屋。

  麻齐风走到小镇边立住了,停在路边好一会,突然转头回家,回到家时,孩子们已经睡着了,他轻手轻脚查看了一番,欣慰的笑笑,到了自己房间,用瓢舀了一瓢糙面,掩在怀里再次出门了。

  月色朦胧中,麻齐风一路朝镇上走去,走着走着,他居然到了衙门后门。

  咦,他来这里做什么?

  “笃笃笃!”三声敲门声,不大不小,院内看门的老头刚好听到,只见他不慌不忙拔了门栓,开了门,“六爷——”

  “仓叔——”麻齐风把水瓢送到他面前,“你留一把,余下的给我父亲。”

  仓叔惊讶的朝内里看了一眼,跨出门,迅速带上小门,“你……你那来的?”

  麻齐风低头沧凉一笑,“跟在京城一样,赌钱赢来的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仓叔老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哭还是笑,“你这孩子……”这次不再叫他爷了,而如长辈疼爱般叫孩子。

  “仓叔,不知道二哥啥时回来,这些先让父亲垫垫吧。”麻齐风低低说道。

  “你这孩子,你明明知道你父亲最看不起你赌钱了,为何还……”

  麻齐风抿抿嘴,内心难受,嘴上却说:“仓叔,这水瓢我还要拿去打水。”

  “好,好,好……”仓叔欣喜而又沉重,轻手轻脚转入门内,不一会儿,把水瓢拿了出来,“孩子,老爷再怎么的,有得吃,可你不一样,以后还是紧着自己先吃吧。”

  麻齐风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仓叔。”说完,转身走了,很快消失在夜色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