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麻雀阁 > 我做古行的诡异经历 > 第二百章 初来乍到 第一更
  三月的山城春意浓厚,风似剪刀,裁出了一片片垂在路边的细长柳叶儿,在风里轻轻漂摇摆。

  现在在山城下车,也委实是无奈之举,继续往西,路也便愈来愈不好走,最让人尴尬的莫过于此。要进入巴蜀之地,得先从山城下车,然后转走汽运直奔蓉城。这才算是进入了苗疆茫茫大山的最前端。

  但分布在山城跟蓉城之间的苗人们,全都是苗人族群中的普通人,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种wài wéi,想要寻觅的真正的核心,必须继续往西,过了蓉城,进入巴蜀腹地,说不得还得朝着滇地跟黔地那个两个相对来说,最为邪乎的地方靠拢。当然,如非必要,我是不怎想靠近湘江流淌过的那片大地。

  如果说滇地跟黔地两个地方比较邪乎,那湘江流淌过的那个地方,则是几乎应该是妖孽的汇聚地。不管是活人里的大妖孽,还是本身的妖异不寻常的事物,在那片大地上只要呆久了,都会觉得再也寻常不过。

  大秦土地上,有那座绵延八百里的卧龙镇压一方气运,但在湘地,那一条如同长蛇般本就流淌的十分邪异湘江,不但没有给那片土地带去平和,反而更增添了那里的诡异。

  曾在大学时候,一个同学便是湘西大地里走出来的,家住在湘黔交界处,给我讲了不少他在家乡那一方小土地上的种种鬼怪见闻,而且那种稀松平常仿佛不以为意的样子,连我都觉着惊奇,究竟是有多少事情,竟然让一个普通人,锻炼出了一副如此坚毅的神经。

  不想不知道,一想,可着实是被自己给吓了一跳。只是稍稍一琢磨,便忽然觉得,这一跑说不得就得辗转四个省份。当然,或许实际并没有这么多,但谁知道呢?一切还是得看运气吧。

  “走吧,找车,然后去蓉城。”在火车站的rén liú里,我跟郑无邪都是一脸风尘仆仆,只有范存虎,他还依然是那样神采奕奕的样子。眼睛里的精光闪烁,好像对一切东西都十分好奇。

  蓉城,巴蜀之地最大最繁华的城市,就算是在整个华夏,也有不俗的大名。我似乎还隐隐记得,蓉城有两个别称,一个叫做锦官城,一个叫做龟城。锦官城的由来倒是挺为人津津乐道,从西汉时期这里的蜀绣就闻名天下,于是当时朝廷还为此专门锦官管理,故此得名。而龟城嘛,这个称呼,倒是不为人常听,就连我,也是偶然得闻,当时觉得挺有意思,也就顺着记了下来。

  据说,是在公元前316年,秦灭了巴蜀,蜀国被改制成了蜀郡,郡治成都。不久后镇守蓉城的大官着手修筑了成都的城墙。格局是按照大秦土地上,那个威名赫赫的秦都咸阳城构建,大官按照一些巫师的建议,按照乌龟爬行的路线修筑城墙,之所以如此,据说是因为,在那个时候蓉城的城内格局,很像是乌龟背上的纹路。

  也许是因为这个别称太不光鲜的原因,所以一般不曾被人提起,而一大部分人就随着岁月逐渐淡忘了,于是就剩下了锦官城那个光鲜得让人心生向往的名字,伫立在华夏这方土地上闪烁着别样的光辉。虽然不如长安那样深邃,但胜在夺目。

  “我觉着自己就天生劳累命,咱们现在走,估摸着得半夜才能到,最起码得先垫巴下肚子,祭一下五脏庙吧。”郑无邪不满的嚷嚷,他身后背着一个大背包,里面装满了昨天用了整整一天,直到夜里**点钟才告一段落的采购来的东西。

  全都是他需要的,那种驳杂繁琐让我光是跟着他都缩了缩头,相比来说,我还是觉得那些玉兽银兽好打交道一些,用一些家传的特殊东西制作沟通这些有灵性的物件,用来驱赶百煞镇压沾红的物件,挺简单,效果也不是一般的好。

  想想郑无邪告诉我说的他的童年,只要其中有五分之一是真实的,我都觉得自己会无比可怜这个从小就不被当人看的孩子,跟我无比欢快的童年比起来,他简直就是太悲催了。童年悲催,长大也挺悲催,一直奔波就没有过过几天安逸日子。

  忽然觉得,也许知道的少一点说不定还真是天大的福分?只是这样一来,大概是父亲孤身一人承担了所有压力吧。别家不管怎么样,上有老的顶着,下有小的等着,处于中间的叔父一辈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最大限度的事情,便一切都不用发愁。而我家,老的郁郁仙逝,小的数十年不知,便只剩下了中间的一个父亲,要顾忌这个顾及那个,还得再做更多的事情。

  收回思绪,我看了看郑无邪,又看看范存虎,说实话真么坐了将近一天的火车,我也有些疲累,不是身体上的,是精神上的,舟车劳顿便大抵是这个意思。

  “行,先吃点东西。实在累了,我们今天可以在山城休息一天,明天再去蓉城。”我点点头。

  这下倒是郑无邪自己不愿意了,他说道:“得,休息什么呢休息,我就是觉着有些饿!赶紧吃点东西继续上路,你的小命要紧。”

  “是啊郑哥,我跟无邪哥都不怎么累。”范存虎在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的时候,听到我出门还能淡然对之,但这一听到我身体有恙,而且是动辄就会要命的大恙,立刻便慌了神。

  郑无邪很气愤的在范存虎头上来了一下,骂骂咧咧说道:“小子,什么叫我跟你一样!你知道我不累?合着你郑哥就是郑哥,我就不是郑哥了?”

  “嘿嘿。”范存虎不好意思的挠头便笑,他不爱说话,也不反驳什么,但就这个样子,偏生让郑无邪提不起一点脾气来。对付话多之人的最好办法,就是找一个闷葫芦陪着他,慢慢地他就会疯了。

  再看了郑无邪一眼,我心说这人还算不错,不是光为自己的着想的人。虽然看着是不靠谱了一点吧,但也凑活用吧,既然周老二能告诉过他是来帮忙的,便应该不会有什么差池,更何况还是他母亲那个好像是十三房的话事人让他来的。

  至于郑无邪的母亲究竟是谁,我不知道,确切的说,我现在都不知道十八房除了我们这一脉的最表面情况。比如说郑无邪所属的十三房,比如说上次找我讨乾坤图的那个叫郑简堂的,再比如上次来倒去南柯一梦的那些家伙,似乎也是郑氏的人,但我根本不清楚,那究竟是属于哪一房。一切都好像迷雾横据在我的眼前,我知道这迷雾后面有很多我不知道的,但我却始终都无法伸手将其拨开。

  人说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,但猫往往愿意被清蒸了,因为它想知道清蒸之后的自己究竟是什么味道。我现在大概也就是处在这样的状态,不管迷雾后面有什么,我都想拨开或者直接闯过去看看,有时候心里还会豪情万丈,想着或许在迷雾之后的那片世界里,我挺直身体振臂一呼,立刻就能得到拥护成立不世功业。当然,这充满了热血跟幻想的情节终究只能是在心里想想,现实是什么,我早就已经领教过无数次,不说跟别人,光是郑氏十八个血脉之间的内斗,就已经让闻者心寒无比了。

  山城的小吃倒是一绝,这我早有耳闻并且时常向往,此次难得来一趟,我们便窜入大街小巷狠狠过了个嘴瘾。平素里,可没有那么多闲暇的时间,为了吃一点东西就辗转千里徒弟,如果真这样了,未免也太过于奢侈,说不好在某个雷雨的天气里就会遭雷劈的。

  “我日他个仙人板板!”我们坐地摊上,吃着久负盛名的山城小吃酸辣粉,正在满头冒汗之间,便骤然听到邻桌那边有人骂娘。浓厚的川音我是不怎么能听得懂,但是唯独这十分具有特色的一句,却让刻在我的脑子了让我记忆犹新。

  真的是太霸气了,这样的所谓谩骂,在我看来充满了喜感,不知道为啥,每次听到这句话,我都会扑哧一声笑出来,而这次也不例外。

  于是那边的肤色黝黑,身体瘦小的男人顿时对我怒目而视,他看着我愤怒的说道:“砍脑壳的,再笑弄死你!”诚然,我是不怎么听得懂川音的,但架不住有些川音直白啊,所以这句话我是听懂了,他在骂我。

  “王八犊子,你在骂谁呢!”我还没说话,郑无邪这个家伙倒是抢先回瞪了过去。不得不说,最起码这货那张看起来很老气的脸上,一但摆出怒目而视的申请还是很有几分威慑力的,最起码要比我强很多,这点就算不想承认都不行,我是个老实人嘛,再说我又不会在别人面前承认,所以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。

  看到郑无邪的凶相,黝黑瘦小的男人气势顿时为之一弱,欺软怕硬的人到哪里都有,就算是再传奇的地方也不列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