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  睦郡王是武王庶子,跟着父王兄长也打过无数战役的,战利品搜刮得也不少,除了上缴给王府的,父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会默认他们兄弟自己留点儿体己。

  他也尝试着暗中投了些生意,赚也赚了点儿,但赚的真的不多,至少他手里就没有像明月楼这么赚钱的生意。

  可苏锦是怎么说的?手头有闲钱,听人说在京城开酒楼能赚钱,她就把银子交给别人来京城开了?

  这么放心的吗?不怕亏的吗?

  事实证明还真的没亏,非但没亏,还赚了这么多!这可真是叫人没脾气!

  哪怕她只有明月楼这一项产业,赚的银子也足够挥霍了。

  相比起来,真的好气哦。

  睦郡王妃冯氏羡慕的笑道:“可不是,五弟妹怕是命中带财有福吧。说起来五弟妹的运气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,别人不知道,我是羡慕死了!往后五弟妹有什么赚钱的门道,带带我一起啊,我也攒了点儿私房钱想赚几个零花呢。”

  妇道人家赚几个零花钱这种事无伤大雅,还算不到“与民争利”上去,这会儿又没有外人在,睦郡王妃半真半玩笑的说这话也没有人会怎么样。

  睦郡王显然默认了自家郡王妃的话,看了她一眼笑笑没有说话。

  苏锦有些意外,不过想想大家一块儿赚钱倒也不错,反正,跟睦郡王妃打好关系又没坏处。

  于是笑道:“说起来我这儿还真有个生意想做呢,只是最近一直没空暂时也没多想。如果二堂嫂有兴趣的话,咱们回头再聊。二堂嫂若觉得合适,只管把本钱给我,不说别的,一年的脂粉钱是有的。”

  睦郡王妃原本也没指望真的就有什么赚钱的生意可以参与,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,聊胜于无。

  可是苏锦竟一口答应了下来,这就令她又惊又喜了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,”苏锦笑道:“我怎么敢骗二堂嫂呢?”

  “好好,”睦郡王妃连连点头笑道:“既如此改日咱们再约了见见,好好的说道说道!”

  “行啊,”苏锦道:“我什么时候都可以,二堂嫂有空直接找我。”

  “好的好的!”

  两人相视一笑,关系立刻便觉得亲近许多。

  睦郡王笑笑,显然乐见其成。宁王世子妃有些羡慕,但她到底是世子妃,到底更矜持些,不好意思也开口插一脚,只能在旁矜持的笑。

  卢二少夫人心里又妒忌起来:这苏氏能懂什么生意?明月楼这是意外走运罢了,还能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不成?若是连累睦郡王妃赔个精光那才好呢。

  按说要是平时,睦郡王妃也不会这么轻易相信苏锦。但今日受的刺激实在是有点太大了,尚品楼那么珍贵精致的首饰,十几万两银子啊,苏锦眼睛不眨便买下来了。

  还有这明月楼,如今整个京城中谁人不知?银子赚起来那可真是流水似的。

  做生意哪里像苏锦说的那么轻巧?她肯定也用了心、懂行的,跟着她赚点儿小钱也好啊......

  很快菜肴便送上来了,秦朗、苏锦招呼众人落座。

  都是自己人,也不那么麻烦分桌了,各自的贴身丫鬟或小太监站在身后用公筷布菜。

  很快便摆满了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肴,各人的口味都兼顾到了,宁王世子夫妇喜好清淡、睦郡王夫妻则偏好带点儿辣的,其他的菜肴便按着淮扬菜的口味上,再有两三道稍稍改良的川菜,不会让口味上有所偏颇的人无从下筷。

  一顿饭用得宾主尽欢。宁王世子与睦郡王来过不仅一次,却百吃不腻,明月楼的菜肴每一次都能让认感到惊喜。

  宁王世子妃等女眷则是头一回来,更加赞不绝口。

  说起来王府中不缺上等的食材,也不缺大厨,但菜式来来去去也就那么些样,哪里比得上明月楼的花样多?

  明月楼一开始就是以菜式名贵而做法多样而出名,好些做法令外边人匪夷所思、闻所未闻,这是明月楼的杀手锏,也是苏锦独有的秘密。

 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,苏锦不是个专业的厨师,但各种想法和建议、以及一些小窍门随随便便一提,便能让人如醍醐灌顶、继而触类旁通、举一反三,这都是其他的厨子跟明月楼的大厨没法比的。

  有的时候别看随随便便一条小窍门苏锦张口就来,但却是经过前人不知多少次摸索试验、或者偶然之下发觉总结的,注意到跟没注意到对食物的口感是有影响的。

  比如鸡豆花这道菜,京城中各家酒楼吃鸡的做法数不胜数,但鸡豆花作为一道传统的川菜却并没有传到京城。

  明月楼推出之后因为质地滑嫩、汤清醇厚大受欢迎,也有别家悄悄学艺,可哪里学的成呢?

  这道菜关键在于鸡脯肉制茸,得先将鸡脯肉去筋,即便有别的酒楼厨师尝出了原料是鸡脯肉,却不知道要先去筋,捶出来的鸡肉茸便不会有明月楼出品的这么细腻口感。

  一小点一小点的影响叠加,将最终影响整个菜的口味和质量,相比起来,明月楼等于开了挂,再加上用心经营,本钱充足,试问怎么可能不闯出名头呢?

  今日苏锦秦朗请客,桌上便有这一道鸡豆花,果然大受欢迎。

  宁王世子妃和范清荷尤其喜欢,卢二少夫人心里嫌弃着,却不知不觉把自己那一份给吃得精光,回过神来暗自气恼。

  看不过众人赞不绝口,卢二少夫人忽然笑道:“两位嫂子和范表妹都很喜欢这道鸡豆花呢,五堂嫂不如叫人抄了方子送给我们?咱们回家家常也可一饱口福了!五堂嫂放心,这也就是自家做做尝尝滋味罢了,断断不会将方子泄露出去的。”

  她话音一落众人齐齐无语。

  亏得她还出身商贾之家呢,生意上的忌讳都不懂吗?

  人家酒楼的独家秘方招牌菜,能随随便便抄个方子给你?

  这种事倒不是没有,关系极近的通家之好会有这种来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