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麻雀阁 > 月光如水照心扉 > 第860章 霸道如他
  季枭寒见她答不上话来时,习惯性的咬着唇,薄唇附下,在她嘴角处亲吻了吻,摸摸她的长发,安慰道:“好了,别再烦恼了,做为父母,该严厉的时候,也不能心软,还是要给孩子们一点压力的。”“嗯,你说的对,我明天就给他们一点压力试试。”唐悠悠笑起来,然后仔细的想了想,以前一个人带孩子的时候,她以严母自居,对孩子们说话方式也很多都带着命式式的口吻,两个小家伙在她的威严之

  下,倒也不敢太娇气,可现在,有了季家对孩子们的宠溺,两个小家伙似乎就不那么怕她了。

  难道越多人宠爱,就越发的娇纵了?

  想到季枭寒宠爱女儿的方式,唐悠悠就觉的,想要让小家伙独立起来,还真有些困难。

  “又在发什么呆?明天就是我们订婚的日子了,开心吗?”季枭寒眉目间全是温和之色,想到明天的订婚宴,季枭寒还是很满足的,终于要向所有人宣布,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。

  让那些还在掂记着她的男人,趁早死心。

  唐悠悠嘴角莫名的扬高,很诚实的点头:“当然开心了,我怕我今晚都会睡不着呢。”

  “哦?需要我帮忙吗?”季枭寒抓住她话中的重点,邪气的附在她的耳边问道。

  唐悠悠很无语,但却还是笑意盎然:“好啊,我怕你体力消耗过度,没办法应付明天的局面。”

  “你在质疑我?”男人略感不满,眉宇微挑着,手指已经危险的抵在她的小下巴处,微微一用力,她就抬了起来,薄唇已经袭了上来。

  唐悠悠脑子有片刻的空白,虽然无数处被他吻过,可每一次,都有全新的体验,总觉的,就这样一直吻下去,不要分开了。

  季枭寒又何偿不想一直吻下去呢?可又怕让她窒息了。

  唐悠悠俏丽的脸蛋,渗出片片的粉红,男人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。

  “我去洗澡了,等我!”男人总是轻易的就能拔乱她的心湖。

  一句等我,就仿佛把所有的甜言蜜语都说尽了。

  唐悠悠心尖悸颤,看到男人的背影消失在浴室里,她瞬间觉的卧室空荡了起来,一时不知道该干嘛了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她的手机信息响了。

  唐悠悠走过去看了一眼,发现给她发信息的人竟然是陆轩辰。

  她愣了一下,还是拿起手机看了起来。

  “悠悠,恭喜你!”只有很简单的两句话,却道出了对方对她的一番情意。

  唐悠悠读懂了这几个字的沉重,她轻叹了一声,脑海里闪过陆轩辰年少时的模样,阳光下,白衣少年,干净又单纯的笑脸,对她的帮助和保护。

  想到这些,唐悠悠就莫名的心堵,她觉的自己还是愧欠了陆轩辰的一番深情和等候的。

  季枭寒打开浴室的门,看到唐悠悠拿着个手机,站在落地窗前,凝望着窗外,他幽眸一沉,长腿直接朝她迈步过来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猜疑向来都是准的,他一过来,就直接夺了她捏在手心里的那只手机。

  唐悠悠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竟然发现他已经洗了澡出来了,浑身上下,裹着灰色的睡袍,越发显的他身形高大狂霸。

  “你……”唐悠悠想要抢回手机,已经是痴心妄想了,只好呆呆的望着他。

  季枭寒打开手机,直接翻看信息,然后举起了手机给她看:“还是这么单纯,为什么不把这条信息给删了?还要留下证据让我抓?”

  唐悠悠原本就不觉的心虚,此刻听到他这般质问,她苦涩的笑了笑:“他只是发来一条祝福我的信息,不值得你大惊小怪吧。”

  “你说呢?”季枭寒把手机递还给她:“你为他发呆了,我还没有资格吃醋吗?”

  “季枭寒,你讲点道理好不好?”唐悠悠哭笑不得,他竟然要为这种事情吃醋,他到底嫌不嫌酸啊。

  “别的事情,我可以讲,但这件事情,没得讲!”季枭寒霸道的就像专制的暴君似的,沉郁着脸答她。

  唐悠悠只好走过去,掂起脚尖,粉嫩的唇片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:“好啦,你别生气,我刚才只是在想一些小时候的事情。”

  “你小时候是和他一起长大的?你就是在想他,是吗?”季枭寒立即把两件事情关联到了一起。

  唐悠悠:“……”

  “不许想!”季枭寒突然将她往怀里一扯,霸道道:“你只能想我!”

  唐悠悠直接笑出声来了,她怎么会爱上这么霸道的男人啊?算不算自找罪受?

  “好吧,我只想你一个,你就在我面前,要我怎么想啊?”唐悠悠真的无语了,不过,他霸道的样子,还真有几分的迷人。

  “那就不要想,用另一种方式来做!”季枭寒说完后,就直接打横抱起了她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那条短信的事情,季枭寒折腾她越发的狠了起来,唐悠悠简直欲哭无泪啊,恳求了好几次,他才放过了她。

  沉沉的睡去后,男人大掌依旧霸道的握着她的腰,不让她远离半分。

  季枭寒凝望着睡的香甜的女人,内心呈现出平静,只有她安静的待在他的身边,他的心才不会那么的紧张慌乱。

  已经是凌晨时分了!

  季尚清却毫无睡意,他拿着一瓶酒,坐在阳台上,冷风刮来,他神智稍稍的清醒了一些。

  虽然明知道明天会有好戏看,可他还是睡不着,心里乱糟糟的。

  他像季凛,却又不像他,有时候,他恨自己像季凛那么的心胸狭窄,野心勃勃,却又摆脱不了这种天生的性格。

  所以,季尚清的心情很烦乱。

  唐悠悠要和季枭寒订婚了,这件事情,是让季尚清心烦的根源。

  虽然明知道他们此刻相拥入眠,知道他们早就融为一体了,可他还能告诉自己,他们只是睡在一起,并没有真正的婚姻关系,还算一点安慰。

  可此刻,他们要订婚了,一下子就改变了这一层关系,季尚清的心情就不痛快了。“你们不会在一起的,我知道!”季尚清冷笑着喃喃,只要那件事情爆出来,他们就不可能订婚成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