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麻雀阁 > 万古邪帝 >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可怕的锁魂台
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可怕的锁魂台

  夜峰心中怒火连连,紧紧将玄月拉在身旁,此时这石塔中帝级气息弥漫,他不敢有半点大意。

  浮动在他们四周的虚影世界颤动连连,与那弥漫出来的无形波澜发生了剧烈的碰撞,在虚影世界边缘,迸发出盖世绝伦的气息,夜峰能清楚的感受到此时须弥界中的变化,那是真正的翻天覆地,撞入虚影世界内的力量被转移到须弥界中,在里面掀起了滔天波澜,那力量庞大得惊人。

  “蝼蚁,你安心等死吧,若是不想死的太痛苦,那你就盼着你父亲早点出现,否则锁魂阵运转,用不了多久,你们都会形神俱灭!”

  就在此时,一道淡漠的话语又传了进来。

  夜峰眼中两道眸光爆射而出,激射在那弥漫的帝波上,发生了剧烈的碰撞,如今被困在这层石塔中,视线无法穿透出去。

  此时连虚影世界都在坍塌,被那弥漫的帝级波澜压得不断缩小,阴冷的气息纵然有虚影世界相隔,也让玄月身躯不停的微颤。

  夜峰脸色阴沉,长发无风自舞,须弥界内一瞬间暴动起来,受到他的催动,那被不断压缩的虚影世界剧颤不已,随后又缓缓蔓延而出,一座座青峰影迹浮现,悟道神山投射出来的虚影依旧那么神秘,通体清辉蔓延,荡漾出一片片清辉,支撑着虚影世界朝四面八方缓缓蔓延而出。

  只不过虚影世界越强,发生的碰撞就越可怕,在虚影世界边缘,狂暴的波澜在涌动,若是在外界,堪比灭世一般的力量,能毁万物,但这石塔确实诡异非凡,整层石塔都在流动波澜,帝级威压浮动,将那溃散的气息一片片荡平,但整座石塔竟然连晃动都不曾晃动一下。

  在须弥界内,因为被纳入的波澜太过可怕,一座座青峰崩碎,一些如宝玉般的湖泊直接被成片的蒸干,盖世波澜席卷,如同末日降临那般。

  夜峰能感受到须弥界内的一切变化,这种情况他也早料到,但没有办法,他不敢将那虚影世界收起来,反而只能疯狂的催动,因为玄月还在一旁,如今无法将玄月收进须弥界中,唯有虚影世界才能抵御那些帝级波澜。

  “轰……”

  外界碰撞异常可怕,夜峰不得已,急忙打出一道空间之力笼罩在玄月身上,生怕玄月受到伤害,因为那虚影世界中一切都在颤动,波澜滔天。

  而须弥界内同样变故惊人,隆隆巨响不断传出,一座座青山在崩塌,那成片的林木被摧枯拉朽般碾碎,在波澜中荡成齑粉,河流被改道,地面裂痕遍布,有些地方崩开的裂痕如同峡谷般……

  “轰隆隆……”

  盖世波澜席卷,在锁魂台第十八层石塔中,一声巨响,夜峰催发出来的虚影世界承受不住,瞬间崩开了一大片,狂暴的气息在翻滚,但须弥界内损害更大,像是发生了一场惊天大地震,满地的裂痕。

  夜峰脸色大变,这锁魂台比他预想的要可怕很多,须弥界内遭到的损坏已经远超他的预料,而虚影世界竟然直接被撕开,崩开了一大片,若是这样下去,虚影世界根本就撑不住多久。

  他不是担心自己,而是担心玄月。

  “轰……”

  他很果断,直接催动魔殇,生猛的朝着那石塔斩去。

  动用的是他自己领悟的剑法,这一剑的威力几乎不弱于断魂剑诀中的弑神一剑,然而劈斩在那石塔上,除了让石塔微微一颤外,也只是磨灭了几道纹络,仅此而已。

  夜峰脸色微变,此次为了围杀他父亲,这些皇族强者似乎下了重手,留下了太多可怕的手段,如今单是离开这石塔,他似乎都已经力不从心了,魔殇威力绝伦不错,但在他手中无法劈开这石塔,须弥界此时已经一片混乱了,虚影世界也挡不住。

  玄月脸色苍白,眼中带着一缕深深的忧虑,从夜峰脸上的神色变化中,她已经看出夜峰很吃力,因为夜峰此时脸色异常凝重,双眉紧锁。

  “轰……”

  就在此时,一道乌光忽然崩现,直接劈开了虚影世界,狠狠轰击在夜峰身上。

  夜峰完全没料到这种变故,而且玄月就在他身后,他避无可避,甚至都来不及凝聚空间之力阻拦,硬生生承受了一击,身躯直接被劈开。

  从肩头至腰间,差点被斩成两段,大片鲜血洒落而出,甚至溅得玄月满身都是。

  玄月脸色惨变,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帝级强者太过可怕,那岂是夜峰所能抗衡的。

  “哗啦啦……”

  紧接着,之前被夜峰用永恒之火熔断的锁链颤动起来,其中一道更是直接朝着缠绕而来。

  “哼!”

  夜峰怒喝一声,身躯都来不及愈合,上半身和双腿几乎是分离的,直接抡起魔殇劈斩出去,一声刺耳的金属颤音想起,震得他双耳嗡嗡作响,那神铁打造的锁链生生被削去了一截,上面符咒暗淡,被帝波磨灭。

  夜峰浑身血气滚滚,身躯瞬间愈合,因为有虚影世界阻拦,那道乌光的力量早已被消卸了很多,对他来说只是损到了身躯,并不致命。

  但须弥界内如同天崩地裂那样,四处都在崩裂,那些青山成片成片的崩碎,很多地方已经化成了一片废墟。

  夜峰眼神阴冷无比,抬起双手,他想要凝聚空间通道试试,看能否离开这锁魂台,但还未等他动手,怀中忽然一阵刺骨的冰冷,恍如一块万年玄冰刺入了灵魂中那样,让他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。

  夜峰脸色猛然一变,他自然知道是什么,刚才身躯被劈开,浑身是血,怀中那块神秘石碑定然是沾染了他的血迹,因为上一次发生变故就是因为沾染了他的鲜血。

  夜峰急忙从怀中将小石碑抓出来,只见那小石碑上血线弥漫,已经开始泛起神秘光华了。

  然而夜峰刚取出来,外界的帝级天神却不平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