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麻雀阁 > 铁血残明 >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投靠
  脸上火辣辣的痛,吴达财捂着脸坐在营房外的台阶上,路过的队友都没有理会他。这是晚饭前的休整时间,少有的没有军官管的时候。半边脸都有点微肿,还有些残留的白灰。刀盾比试都是往护甲上招呼,那歪脸不按规矩,直接一刀拍在脸上。本说是刀盾及身就算刀盾赢,轻轻一碰也就可以了,哪里用

  得着这么用力。方才那刀盾上得太快,鼓声一响就上来了,吴达财都没想起来可以退后,否则不会输得那么快,还有可能赢,长枪对刀盾是有优势的,最近军中比武也是长枪赢面占七成

  。

  第一场输了之后,吴达财就被换下,之后不再让他上场,连想扳回脸面都没机会。丢了脸还是其次,现在肯定会被评为下等,万一被淘汰就大事不妙。

  旁边一个人坐下,吴达财一看正是董明远,他有点不想理他,但还是挤出点笑来。

  “咱们还是得再练勤快些。”董明远帮着吴达财拍了拍衣领后面的白灰,“庞大人说得好,不练武艺是与自家性命有仇。”“什么武艺。”吴达财捂着脸,“每天就是那一戳,一戳几百次。你在上面比较的时候,有木工送来木人,上面有五个孔,那蒋国用在跟姚动山说话,以后长枪要练到连戳中

  五孔。”

  “是连着戳中?”

  “可不是,还不止戳中,每孔里面放一个木球,要扎中木球取出,连取五球评上等,我都听到了。”

  董明远一愣,一时说不出话。

  吴达财抓了一把发髻,“家中房子烧了,整村的田都荒了,我一家都望着我这点军饷,要是被汰兵就完了。”“老子家中还差不了多少,只是家里还有几亩田,媳妇在种,土里一年刨不出什么钱来,不当这个兵,家里娃都吃不饱,我还想着把军饷存个几年,让她们也来这府城里过

  城里人的日子。”

  董明远一拍大腿,“说那些作甚,怕汰兵就往死了练,都是两个胳膊,老子不信比不过别人。”吴达财叹口气,准备去把衣服洗了,发了三套白卦,叫什么作训服,还要求整洁,上面不能有污迹,每天训练下来基本就该换了。吴达财不明白弄那么干净干嘛,以前农

  村的时候,褂子一穿就是一个月,也没见干活不顺当的。

  两人正说着话,突然吴达财一呆,目光定定的看向右边,董明远顺着他目光看去,竟然是那张可恶的歪脸,接着他看到了姚动山。

  连人连忙站起大声道,“姚大人好!”

  姚动山一摆手,指指营房对那歪脸道,“你就在这个队,还要不要回家中拿行李。”

  歪脸把肩上的一个小包袱取下,“小人只有这一包行李。”

  “要不要安置家中,入营便难得出门。”

  歪脸摇头,“小人没家,一个人。”

  “自己去挑个床,打得猛,老子这个局就要你这种人。”姚动山瞟了吴达财和董明远一眼,还想说话的时候,外边有人在叫他,听声音有点急。

  “有他妈什么事。”姚动山背着手往外去了。

  吴达财两人看着那歪脸,歪脸也不理会,把包袱往肩上一搭,径自入了房门。

  董明远看着歪脸的背影道,“我说什么来着。”

  两人正要跟进去,外边突然一声铜锣响,吴达财一惊,只听姚动山的声音大喊道,“第一局集合!”

  吴达财顾不得穿衣服,飞快的跑了出去,第一局的营房都在附近,铜锣不停的响,第一局的大部分人都到齐了。

  “没到的各队长记下!回来老子收拾他们。”姚动山的大嗓门朝着队列吼道,“又有人在守备府门前闹事,庞大人调人,过去都给老子打,别照着脑袋招呼。”众人一起答应一声,吴达财知道又是以前守备营的那些人,历年来守备营都有些士兵,潘可大走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带走他们,庞大人来了就搞了一次较体力,那些士兵只

  有几个能跑到五里的,其余全被赶出营去,大约有百余人,已经到守备府闹了两次,这还是首次调兵驱赶。

  姚动山没有多余的话,带头往营门去了,众人也没什么队形,到器械库拿了哨棍,没拿到哨棍的就拿了模拟腰刀的短棍,一窝蜂的出了营门。

  他们的这个营地就是以前守备府的小校场,营门就在枞阳门大街上,外边的行人见了丘八这个阵仗出门,吓得纷纷避让。

  营门离守备府只有几十步,那里有一大堆人,好些人还穿着红色的胖袄,吴达财跟在众人中间,一旦跑起来,心头突然有种忍不住的冲动想打人,脚下不自觉的就加快。

  守备府前一篇嘈杂,还有人推搡两个值哨的士兵。

  “打咱们的人,给老子打!”

  姚动山大吼一声冲在最前面,众人齐声大喊冲入那堆人群,棍棒照着人乱打,街中一片兵荒马乱,那堆人轰一声四散而逃。

  吴达财眼前棍影乱舞,到处都是惊叫逃窜的人,他不管不顾,追上一个便打,一棍劈在那人肩上,那人扑倒在地大声惨叫。惨叫声听在耳中,却是一种痛快的感觉,他不必管这人什么来历,只要长官叫打,他就去打,要是打得卖力,姚动山看到了说不定还能给他加一个等级,但他好歹还记着

  不能打脑袋,朝着腿脚死命打去,那人蜷起腿缩成一团,吴达财使足了劲猛地劈下。

  哨棍啪一声断成两截,前面半截飞出撞在街道的石板上,那人尖声惨嚎,在地上翻滚了半圈。

  吴达财粗重的喘气,拿着半截哨棍不知怎办。那人痛苦的撑起来,吴达财看着他扭曲的面孔,觉得该放过这人了,还没离开时,旁边一根短棍闪电般挥过,砸在那人的脸上,那人脑袋一偏,几颗牙齿和血飞出,惨叫

  声戛然而止,那人瞬间躺在地上没了动静。

  一个身影闪过,朝着脑袋再凶狠的一棍,正是那个歪脸。

  “说了不许打脑…”

  场中一片嘈杂,没人听到他说话,歪脸已经提着短棍追上去,片刻功夫又打翻两人,倒地的人也不放过,直打得鲜血飞溅。

  府门前横七竖八倒满人,第一队还在四处追打,街中一片狼藉。

  当当当三声铜锣,接着又敲了一遍,他们只学过两种鼓号,一种是鼓点,一种就这锣,是收兵的意思。

  吴达财赶紧回到府门前,姚动山已经站在那里,街中还有士兵在打,其余的停止追击,慢慢往府门收队。

  姚动山旁边还有一个穿黑衣的人,他哈哈大笑了两声道,“痛快,痛快,打死这些狗东西,敢到我二弟府门前捣乱。”

  吴达财一惊,二弟的府门,难道是庞大人的哥哥。

  只听姚动山回道,“焦兄有没有被他们伤到。”

  那黑衣人呸一声,“老子几年的快手,几个兵痞岂能伤得了我。”

  “焦兄弟现在是在中军,事情多得紧,以后有啥用得着老姚的,叫一声便是了。”

  那黑衣人拍拍姚动山,“好,好,哈哈,这丘八当着也舒坦。正好,我二弟说我在中军办事,给我配一个小兵听用,有没有合用的。”

  “焦兄是用来作甚的?”

  “便是跟我在中军办些事,平日出门随着,简单得紧。”

  姚动山摆摆手,“给焦兄听用的要机灵,我这局里面都是些莽夫,当不得用,要误你的事,第二局的机灵些。”

  姚动山说完拱拱手,便去了街中招呼手下的队长。

  黑衣人还站在府门前,吴达财就在他身边,眼睛转了几下之后凑过去道,“焦官…官爷,小人愿意给大人当随从。”

  黑衣人诧异的转头看过来,见到吴达财讨好的眼神,不由哼哼的笑了一声。

  ……

  守备府的二堂内,外边传来的吵闹渐渐平息。

  庞雨伸手端起茶杯,右手拿着盖子对堂下摆摆手,“我不是送客,就是喝口水。以后咱们谈事情,喝水归喝水,我要送客的时候自然会说。”

  已经站起的刘若谷和江帆只得又坐下来。

  “有些没有用的规矩,咱们不必那么讲究。”庞雨放了茶杯又道,“这些老营兵一次比一次多,我汰兵百人,今日来的有一百七八,连青皮喇唬都敢来我营门闹事。”

  江帆侧着身子面向庞雨,看着瘦了一些,但神态比之前要更从容。从庞雨出门后,他便一直在安庆活动,以掌握码头和市井的形势。

  他拱拱手道,“这些人自然是背后有人指使。”

  庞雨嗯一声,“你是说水营的陈把总。”

  江帆点点头,庞雨轻轻舒一口气道,“水营说是水营,便说是个船社倒更像。”

  “水营按制应有沙船二十,小哨船三十,开漕之后大半被用作漕船,其余也少有巡江,都做贩货之用。”刘若谷等江帆说完,也接着道,“陈把总在背后撺掇陆营的人闹事,便是要给大人一个下马威,实际他是见陆师汰兵,怕大人朝水营下手。指使陆师闹事,闹大一点好让大

  人知难而退,如此便可让他继续把持水师。”“下马威。”庞雨笑了一下,“原本水营才是安庆守备的正职,水营把总就是本官的直接下属,潘可大带了陆师来,加上守备府里面的旧人,才有了陆师,水营本官一定要下

  手,但现在马上要开漕,此事牵扯安庆府漕运,等过了这个关头再说。”

  “听说陈把总赚了不少钱,把王公弼交接得甚好。”江帆迟疑一下道,“还有那码头上的挑夫和漕帮…”

  “都先不动,等漕粮上船再说,漕船发出时,陈仕辅也该回府城了,到时咱们先对付码头的挑夫帮,你继续查明他们的头目。”

  刘若谷有些担心的道,“挑夫数量上千,里面夹杂着罗教、白莲教等教门,怕不好对付。”庞雨摆摆手,“挑夫不是军队,参加这个教那个教,也是为了有个门派好混饭吃,咱们不是要打败所有挑夫,只需要打散他们的组织便可。实际对付所有对手,我们的打击

  目标都是对方的组织度,没必要打击所有个体。以后安庆水陆之上,只能有本官的帮派。”

  刘若谷听庞雨如此说,便不再继续这个疑问。

  江帆看了一眼外边道,“今日外边打成这样,府城里面乱了一阵,怕是皮大人要来质问。”

  “那是本官应付的事情,你们继续做手中的事情。”

  庞雨站起身来,那两人赶紧也站起。

  “江帆你继续在码头活动,利用刘掌柜买下的几个铺面,在挑夫中招募一些人手,后面用得上。若无其他事,你便先去忙自己的事。”

  江帆也不多说,向庞雨行个礼退了出去。堂中只剩下刘若谷,庞雨皱眉想了片刻后对他问道,“安庆的百顺堂经营如何?”